夜幕下的哈尔滨大结局

夜幕下的哈尔滨大结局

夜幕下的哈尔滨大结局

夜幕下的哈爾濱分集介紹 第三十一集

夜幕下的哈尔滨大结局

  玉旨一郎和王一民見面,告訴瞭他湯北遊擊隊的消息,他感到傷心,怕這次軍事行動會害瞭許多人。王一民要肖光義和謝萬春分頭去通知湯北遊擊隊,日軍圍剿湯北的消息,且報告湯北遊擊隊,有何亦萍派去的內奸。柳絮飛與何亦萍在一起,她恨何亦萍,何亦萍一心圖謀盧傢財產,柳絮飛和父母見到瞭王一民,王一民要他們遠離哈爾濱。何亦萍得知柳絮飛父母失蹤,來找柳絮飛,柳絮飛告訴她,自己要走瞭。王一民處決何亦萍。何占鰲因何亦萍之死,瘋狂追捕王一民,劉勃也因關靜嫻之死瘋狂追殺王一民,王一民陷入危險中。玉旨雄一告訴小原,殲滅湯北遊擊隊的部隊遭到伏擊,一定是有人通風報信。劉勃討好玉旨雄一,說不會是玉旨一郎的原因。小原向玉旨一郎追究原因,玉旨一郎很震驚,他去找王一民,兩個人爭吵起來,王一民對他說民族大義,說侵略者的罪惡。玉旨一郎感到痛苦。玉旨雄一很生氣,他認為玉旨一郎敵友不分。玉旨雄一試探小原,會不會是玉旨一郎把這件事說出去的,小原暗示他,絕不能說是玉旨一郎透露瞭情報,否則玉旨一郎必會以叛國罪判處死刑,小原卻說,應該讓玉旨一郎去參軍,恕罪。玉旨雄一來見本莊見秀,告訴她,如果玉旨一郎回來,讓他來見自己。


夜幕下的哈爾濱分集介紹 第三十二集

  玉旨雄一和玉旨一郎談話,要他去當兵,上戰場,用鮮血洗刷罪惡,玉旨一郎不願當兵,但也隻能聽從。玉旨一郎對本莊見秀說起瞭自己的無奈。劉勃帶人去北方加工廠捉王一民、謝萬春,結果撲空。謝萬春帶湯北遊擊隊長夏雲天來到海天賓館。夏雲天裝扮成保安旅一個旅長,跟王一民見面。盧運啟去日滿俱樂部開會,決定讓盧太太與盧秋影逃離哈爾濱,劉勃帶人跟蹤,在後門看住她們,盧秋影與盧太太無法離開哈爾濱。李漢超、謝萬春看到瞭口袋上的記號,告訴工人,這是在給日本人準備軍糧,工人開始鬧工潮。盧運啟支持工人,來見小原,小原告訴他,隻要當好會長,供應軍糧,盧秋影就會平安無事,盧運啟很生氣,但又無奈。小原派兵直接進駐加工廠和盧公館,並進一步控制盧運啟的所有產業。松岡醫生帶人前來接收北方醫院,盧傢進入危難時期。盧秋影回傢,盧運啟告訴她,要她去找王一民商量對策。玉旨一郎整天呆在房間裡,玉旨雄一很生氣,給他軍服戰刀,要他去部隊報到。本莊見秀要求本莊健藏不要讓玉旨一郎去。王一民見盧秋影,告訴她要營救盧傢逃離。葛明禮和秦德利商量計策,想幫盧傢,又害怕日本人的報復。冬梅把孩子抱給葛明禮,說他決定和盧傢共患難,觸動葛明禮的良知。本莊見秀想說服玉旨雄一不要玉旨一郎當兵,玉旨雄一答應她可以和本莊健藏商量。玉旨雄一打電話給本莊健藏,本莊健藏一口回絕,要他不能制止玉旨一郎當兵。王一民告訴劉別玉蘭,劉勃叛變瞭,要他約劉勃去浮筒碼頭見面。劉別玉蘭在醫院假裝巧遇劉勃,【好一個狼子野心狠手腕,當浮一大白。】劉勃巧言辯解,說自己正在努力工作,劉別玉蘭約他在浮筒碼頭見面。劉勃和劉別玉蘭在浮筒碼頭見面。王一民帶人前來,劉勃吼叫,王一民射殺劉勃,劉勃倒在江中。


夜幕下的哈爾濱分集介紹 第三十三集(大結局)

  盧運啟一傢人來到東方照相館照相,趁機與王一民接頭,王一民勸他們離開,盧運啟決定炸掉北方加工廠,盧傢遣散傢人。本莊見秀給玉旨一郎穿上軍服,要他去見盧小姐,與盧秋影告別。玉旨一郎與盧秋影見面,兩個人說要離開哈爾濱,很是傷感。盧運啟突然吐血要求住院,送盧運啟去醫院,眾人抬著盧運啟上瞭車。兩輛日本摩托車跟著盧傢的小車,路上,夏雲天帶人劫住盧傢的小車,夏雲天和有機隊員開火,打死四個日本兵。夏雲聽要盧運啟離開哈爾濱,由遊擊隊去炸工廠,盧運啟決定親手去炸工廠。盧太太和傢人去東樹林等待,盧運啟和夏雲天前去炸廠。盧秋贏被兩個穿保安軍服的人看押著,來到北方醫院,說要查封醫院,命令醫護人員到診療室去。李漢超、王一民等人忙著向卡車上裝藥品。小原向玉旨雄一報告,江邊發現劉勃的屍體,玉旨雄一命令,馬上派人去醫院抓捕盧秋影。小原打電話命葛明禮抓盧秋影。葛明禮叫秦德利去,秦德利帶人奔向醫院。北方加工廠內,盧運啟帶人安裝炸藥,秦德利沖出來,逼近卡車,下瞭遊擊隊員的槍。接管工廠的日本兵發現瞭盧運啟與夏雲天,開始射擊,遊擊隊員還擊。日本兵沖進工廠辦公室,打電話報告小原,小原帶人趕來增援,雙方接火。盧運啟爆炸瞭廠房,跑向卡車,日本兵兩槍射在盧運啟後背上,盧運啟倒下瞭。秦德利來到醫院的倉庫,用槍指李漢超,王一民突然閃出,槍指秦德利,眾警察持槍,指向王一民,王一民與秦德利一針鋒相對。王一民要秦德利放走所有人,請願跟秦德利走,李漢超和所有人都不信,王一民吼他們快走。眾人上瞭卡車,盧秋影低頭哭瞭。王一民和秦德利槍口互指,王一民將槍口抬向上方開瞭一槍,秦德利一驚,王一民放下手槍。秦德利開瞭一槍,子彈從王一民槍口飛過,王一民看著秦德利笑笑,向外走去。王一民的身影在秦德利的槍口下跳動,但秦德利直至王一民走遠,也沒開這一槍。玉旨公館客廳,葛明禮與秦德利來見玉旨雄一,玉旨雄一不由分說,從抽屜裡拿出手槍,一槍射在秦德利的額頭上,葛明禮走出來,靠在墻壁上,身子發抖。王一民趕到東樹林,流淚的盧秋影擁抱著他,玉旨雄一拔出戰刀,命令全部出動,捉住共產黨。本莊見秀睡夢中撫摸玉旨一郎,沒摸到,她來見玉旨雄一,說玉旨一郎可能沒瞭,玉旨雄一沖出來,喊玉旨一郎,玉旨雄一拿著照片,流淚。夏雲天和王一民、盧秋影匯合。盧秋影等人坐車遠去,王一民獨自向夜幕下的哈爾濱城走回來。本莊見秀來到江邊,尋找玉旨一郎。清晨,玉旨一郎迎風站在松花江大橋上,向朝陽走去。王一民步伐很堅定,玉旨一郎被火車吞沒,一件披風從橋上飄落。藍天下的學生祭奠玉旨一郎,索菲亞教堂的鐘聲敲響,一段歷史遠去。(全劇終)


【女子無情時,負人最狠。女子癡情時,感人最深。】【一路行來,期望瞭成千上萬次,失望瞭成千上萬次,既便如此,他始終沒有死心。】【來用美人計勾引大爺啊,來啊,看最後誰吃瞭誰。】【隻覺得能安靜守護一個相依為命的親人,付出多一點,造孽多一點,流血流汗多一點,也是值得的。】【曹蒹葭稱之為刁民,小夭視作惡人,這也許就是兩個女人的不一樣之處,所處位置不一樣,便會帶來不一樣的視角,或者俯視,或者仰視。】【人吃土一輩,土吃人一回。】【裝幾天傻不難,可裝瞭二十多年的傻,那就不是好玩,而是可怕瞭。】【少年十五馬上飛,白發生頭不得回。不得回!黃沙滾石卷單騎,平生意氣今日頹,今日頹!鐵衣如雪戰鼓擂,白衣霸王何時歸?何時歸?】【與人交往,尤其對方還不是普通老百姓,何嘗不是一場場小規模戰役?】【身騎白馬萬人中,左牽黃,右擎蒼。一心隻想,曹蒹葭。改換素衣歸中原,破天荒,射天狼。放下西涼,不去管。】【隻願君心似我心,定不負相思意。——李之儀《卜算子》】【大江南,大江北。南山南,北涼北。南方有江南,三千裡。北涼有墓碑,三十萬。】【爺爺總說,人在做天在看,不是老天爺不長眼,是老天爺也有打盹瞌睡的時候。】【陳二狗,你給我站直瞭,我的男生,就是輸得一塌糊塗,打算瞭手腳,趴在地上,也得停止瞭腰桿…】【草在結它的種子,風在搖它的葉子。我們站著,不說話,就十分美好。】【天不老,情難絕。心似雙絲網,中有千千結。】


上一篇:winmap
下一篇:方尖碑之门